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

驱蝗轶事



林公苍迈,年逾九旬有六,先自山西洪洞举迁邙山而居焉。膝下男女双全。时民国十九年,夏末秋初,大田玉黍乃逾人也。邙山突遇蝗,势怵。铺天盖地,恣橫蛮纵,凡经之地,万木皆残,复灶案皆是。夫闻之色变而惶顾,此害何及。为乡人所患思忧。
其父环顾而三,凡可以得生者何不用欤,欲知有何畏忌?隧叹息尔,乃遣子女,各执铜盆灶具,沿田埂疾,边行边击。犹金鼓皆鸣,似波涛惊夜,其声悚然。无以声为乐,徙图驱蝗也。

其声过处,蝗皆作散状,父窃喜。安知声去复覆,蝗不屑也。复来往几何,玉黍皆遗残败枝干,黍叶均无,孤零零凋零立于田,凄惨惨颗粒无存。情皆无它异。
父顿足哀嚎,谓:此乃天意也。

林公时曰:何不以罨捕之,净洗铛,置锅灶,烘烤食之,其味不胜禽肉乎!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林健心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