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人生哲理 >

生活和幸存

时间:2020-02-03   作者:余华   点击:

生活和幸存

 
  我曾经以作者的身份讨论过福贵的人生。一些意大利的中学生向我提出了一个十分有益的问题:“为什么您的小说《活着》在那样一种极端的环境中还要讲生活而不是幸存?生活和幸存之间的分界在哪里?”
 
  我的回答是这样的:“在中国,对于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来说,生活和幸存就是一枚分币的两面,他们之间轻微的分别在于方向的不同。对《活着》而言,生活是一个人对自身经历的感受,而幸存往往是旁观者对别人经历的看法。《活着》中福贵虽然历经苦难,但他是在讲述自己的故事。我用的是第一人称的叙述,福贵的讲述里不需要别人的看法,只需要他自己的感受,所以他讲述的是生活。如果用第三人称来叙述,如果有了旁人的看法,那么福贵在读者的眼中就会是一个苦难中的幸存者。”
 
  出于上述理由,我在其他的时候也重复了这样的观点。我说,在旁人眼中,福贵的一生是苦熬的一生,可是对于福贵自己,我相信他更多地感受到了幸福。于是那些意大利中学生的祖先,伟大的贺拉斯警告我:“人的幸福要等到最后,在他生前和葬礼之前无人有权说他幸福。”
 
  贺拉斯的警告让我感到不安。我努力说服自己:以后不要再去议论别人的人生。
    作品集关于生活的文章 余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