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名著 >

全能侦探社(第五章)

时间:2020-02-03   作者:道格拉斯?亚当斯   点击:

全能侦探社(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章

那块岩岬的高处,那个电僧依然坐在那匹马的背上,马还是那么沉静无聊、毫无怨言。粗纺僧袍的兜帽底下,电僧目不转睛地盯着峡谷深处,峡谷给它带来了一个难题。这是一个新难题,对电僧来说极为恐怖,因为这个难题是——怀疑。

它遭受这个难题折磨的时间从来都不长,但两者每次狭路相逢,这个难题都会啃噬它这个存在的整体根基。

天气酷热,太阳盘踞在空荡荡的朦胧天顶,蹂躏着灰色岩石和被烤焦的低矮草丛。没有任何动静,连电僧都一动不动。但怪异的事情在它大脑里嘶嘶沸腾,偶尔有数据在流经其输入缓冲区的过程中寻址错误时,这种情况也会发生。

然而这时电僧开始相信,刚开始还战战兢兢的,但新信仰像炽烈的白色火焰般掀翻先前的全部信仰,相信山谷是粉色的愚蠢念头也包括在内。它开始相信山谷深处的某处,从它所在位置向下大约一英里的地方,很快将打开一道神秘莫测的大门,通向一个奇异而遥远的陌生世界,而它或许应该穿过那道门。一个令人惊诧的想法。

然而更加令人惊诧的是,这次它完全正确。

马觉察到事情要发生变化了。

它竖起耳朵,默默摇头。它盯着同一片乱石看得太久,已经进入恍惚状态,只差一步就要开始想象它们是粉红色的了。它更使劲地摇摇脑袋。

缰绳微微一摆,电僧的脚后跟轻轻用力,它们就出发了,小心翼翼地顺着怪石嶙峋的山坡向下走。路很难走。大部分山坡是松脱的页岩——棕色和灰色的松脱页岩,偶尔有些棕色和绿色的植物攀附在不怎么保险的栖身地上。电僧注意到这一点,内心毫无波动。它现在是个更老成、更睿智的电僧了,已经将幼稚的念头抛在脑后。粉色的山谷,雌雄同体的桌子,走向真正明悟状态的路上,这些都是必须踩在脚下的自然阶段。

阳光猛烈地打在它们身上。电僧擦掉脸上的汗水和灰土,勒马止步,趴在马的脖子上向前探出半身。它在摇曳的热浪中望向一大块露头岩,这块巨石屹立在谷底,电僧认为——更确切地说,从其存在核心狂热地相信——那道门将在石块背后出现。它尝试进一步聚焦视线,但视野在蒸腾热气中抖动得令人晕眩。

它坐回鞍座上,即将驱策马匹前进,但忽然注意到一件颇为奇怪的事情。

附近有一面比较平的岩壁,事实上近得让电僧惊讶于它先前居然会没有注意到,岩壁上有一大幅绘画。画很粗糙,但线条之中并不欠缺风格,看上去非常古老,很可能确实非常古老。涂料已经褪色并成块剥落,你很难分辨清楚它究竟画的是什么。电僧凑近那幅画仔细端详。似乎是史前的狩猎场景。

一群多肢体的紫色生物显然是早期的猎手。它们拿着简陋的长矛,正在追猎一头长角披甲的巨大动物,它似乎已经负了伤。色彩已经很淡了,几乎不复存在。事实上,你唯一能看清楚的是猎人牙齿的白色,白得闪闪发亮,光泽并没有因为几千年的流逝而减损。事实上,电僧的牙齿比起来都要相形见绌,尽管它今天早晨刚刷过牙。

电僧以前也见过类似的绘画,但只是在照片里或电视上,从没亲眼见过。它们通常在岩洞里被发现,岩洞会保护它们不受自然因素侵扰,否则这些绘画就不可能保存下来。

电僧更仔细地打量这块岩石周围的环境,注意到这里虽说不是洞穴,但上面有一大块悬岩,这块悬岩挡住了风霜雨雪。这幅画居然能留存这么久,真是奇怪。更奇怪的是,它似乎到现在都还没被发现。这种洞穴壁画描述的画面都很有名,电僧很熟悉,但它从来没见过眼前的这一幅。

也许这是个戏剧性和历史性兼备的大发现。假如它回到城市,宣布这个发现,他们会重新接纳它,给它装上新的主板,允许它相信——相信——相信什么?它停下来,使劲眨眼,摇摇头,清理这个暂时性的系统故障。

它迅速恢复镇定。

它相信一道门。它必须找到那道门。那道门是一条路,通往……通往……

那道门就是路本身。

很好。

想应付你没有明确答案的问题,黑体字永远是最好的办法。

它粗暴地拽着马的脑袋转了半圈,策马向前和向下走。在复杂的迂回道路上又走了几分钟,它们终于来到谷底。电僧一时间陷入惊恐,因为干涸的棕色土地上积了一层细细的尘埃,它发现这层尘埃确实是泛着浅棕色的粉色,河岸上尤其明显,这条河每逢雨季就会在谷底奔涌,但在炎热的季节只是缓缓淌动的泥泞涓流。它跳下马,弯腰去摸粉色的尘埃,让尘埃在手指之间滑过。尘埃颗粒非常细,手感柔软,摸起来舒服,像在摩挲它自己的皮肤。颜色也很像,只是比它皮肤的颜色略浅了一点。

马在看它。它意识到——尽管稍微有点晚——马肯定渴极了。它自己也渴极了,但一直尽量不去想渴这件事。它解下鞍座上的水壶。水壶轻得可怜。它拧开盖子,喝了一口,然后拢起一只手,倒了些水在手心里,拿给马喝,马贪婪地一下就舔干净了。

马抬起头,继续看它。

电僧哀伤地摇摇头,拧上壶盖,把水壶放回去。它有一小部分意识用来保存事实和逻辑,这部分意识告诉它,这点水撑不了太久,而没有水,它和马也都撑不了太久。驱使它前进的仅仅是信仰,此刻具体而言是它对那道门的信仰。

它拍了拍粗糙袍服上的粉色尘土,挺直身体望向一百码开外的露头岩。它望着那块巨石,视线里无一丝最轻微的颤抖。尽管意识的绝大部分都坚定而毫不动摇地相信巨石背后有一道门,那道门将是它的路,但大脑里理解水壶现状的那一小部分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以往的种种失望之事,因而用一个虽然微小但足够刺耳的音符来提醒它。

假如它选择不过去亲眼看一看那道门,那么它就可以继续相信那道门直到永远。那道门将成为它生命(它剩下的一丁点生命,理解水壶现状的那部分大脑说)中的定海神针。

但假如它走过去朝拜那道门,但门不在那儿……该怎么办?

马不耐烦地嘶鸣一声。

答案当然非常简单。它有一整块电路板专门用来解决这种问题,事实上这正是它的核心功能。它会转而相信自己在那里发现的随便什么事实。信仰这东西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就算门不在那儿,门也会依然在那儿。

它鼓起勇气。门会在那儿的,它必须朝门走去,因为那道门就是它的路。

它没有上马,而是牵着马向前走。这条路不会很长,它应该谦卑地走向那道门。

它勇敢地挺胸抬头,庄重而缓慢地向前走。它走近那块露头岩。它来到巨石旁边了。它拐了一个弯。它望向前方。

门就在那儿。

马不得不承认,它非常吃惊。

电僧敬畏地跪倒在地,手足无措。它做好了一切准备来应付其族类习惯性面对但绝对不会承认的失望,却完全没料到会见到这样的结果。它盯着那道门,陷入彻彻底底的系统故障。

它从未见过这样的一道门。它知道的门全都是精钢加固的庞然大物,因为那些门需要保护里面的录像机和洗碗机,还有必须相信一切的昂贵电僧。这道门非常简单,一扇小木门,尺寸和它的身体差不多。一扇电僧尺寸的门,漆成白色,在一侧稍微不到半中腰一点的地方,有个稍微有点凹痕的黄铜门把手。门就立在岩石地面上,无论是来源还是用途都无从解释。

惊愕的可怜电僧不知道自己从哪儿冒出了勇气,摇摇晃晃地爬起来,领着马,战战兢兢地走向那道门。它伸出手触碰门。没有警报响起,它惊愕得向后跳了一步。它再次触碰门,这次动作稍微坚决了一点。

它让一只手缓缓落在门把手上——依然没有警报。它等了一会儿,确定没问题后开始转动门把手,动作非常、非常轻柔。它感觉到传动装置松开了。它屏住呼吸。什么也没有发生。它朝着自己的方向拉开门,门很容易就开了。它向门里看,和外面的沙漠烈日相比,走廊里实在太昏暗,它什么也看不见。最后,讶异得濒临死亡的电僧终于走进那道门,牵着马。

几分钟后,一个人影——刚才坐在旁边一块露头岩的后面,所以不在电僧的视野内——搓完脸上的灰土,站起身,伸展四肢,拍着衣服走回那道门。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