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龙尾堡》第二十二章

时间:2020-01-12   作者:严步青   点击:

龙尾堡(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麻老九被严裕龙相救后回到村子,一村人都像躲瘟神那样躲着他,面对人们鄙视的目光,麻老九又何尝看得起村中这些头顶日头背朝天,在土地中刨食的穷光蛋。麻老九想干的是大事,要出门有马,回家坐轿,做吃香的喝辣的,有钱有势有女人的人上人。特别是这次逛窑子,使他更加认识了金钱的威力,日他妈,住那么好的房子,有那么漂亮的女人,看上哪个就玩那个,可是怎样才能来钱呢?如果靠给别人扛活,就是再过八辈子也还是个穷光蛋,麻老九想了一夜,觉得只有一条路可走。在一个风高月黑之夜,麻老九叫了几个无赖朋友抢了一家当铺,用抢来的三百两银子和一批金银首饰去西安买了几支枪,干起了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绑票勒索的勾当。昔日结交的那些狐朋狗友听说后,纷纷前来投奔,一时从者甚众,队伍很快发展至二百多人,成为渭北一股势力较强的土匪。而王寅文的加入,更使麻老九如虎添翼,王寅文也因此被麻老九奉为军师。麻老九土匪被清兵追剿退至黄河滩之时,也正是关中地区反清运动高涨之时,李瑞轩等一批关中的知识分子在同盟会陕西支部长井勿幕的领导下,成立了陕西同盟会分会。但这些人中也不乏一些失意落魄之文人,为达到个人升官发财目的混杂其中,王寅文就是其中一个。

    井勿幕为首的陕西的反清运动一开始就陷入无钱难、无人更难的境地,于是决定在陕西刀客或土匪中挑选那些素质较高的人发展为同盟会会员,借用刀客的力量开展反清斗争,一旦时机成熟,就把那些刀客或土匪改造为陕军,参加到推翻清政府的斗争中。王寅文于是主动请缨,自愿请求去做麻老九的工作,收编麻老九的土匪为陕西反清义军。由于麻老九作恶多端,遭到许多人反对,但井勿幕经过反复考虑,最后说:“虽然那麻老九以前作恶多端,但他手下有土匪两百人,而且能打仗,将来和清兵作战,难免要人要枪,要打硬仗,寅文可以去找那麻老九,告诉他只要从现在起停止祸害百姓,拥护革命,即可以加入到反清斗争中来。你还可以告诉他,一旦反清斗争成功,他就是革命的功臣,结局自然要比当土匪好。如果继续作恶,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被消灭。”

    当王寅文在黄河滩中的一个破草棚中找到麻老九之时,麻老九看着眼前的这个文弱书生竟说要收编自己,不由哈哈大笑。他用枪顶着王寅文的脑门说:“***,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也敢收编老子,狗日的一定是活腻了,就不怕老子敲了你的脑袋?你小子给老子听着,反清不反清与老子没关系,我麻老九之所以拉杆子,为的是发大财,将来有钱、有枪、有女人,趁着老子这会高兴,你小子快给老子滚,要不然老子砍了你脖子上吃饭的家伙。”听了麻老九的话,王寅文站起身,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用一种不屑的口气说:“我王寅文原本以为你麻老九是一个干大事的英雄,可如今看来,无非是一个小小的土匪而已,算我王寅文瞎了眼睛。”说完抬脚出了草棚。

    “慢着,你给老子把话说明白。”面对王寅文那种居高临下的口气与神情,一贯骄横的麻老九突然被王寅文折服了。“莫非自己真的遇上了高人?”看着麻老九仍用枪指着自己,王寅文冷笑着说:“对待客人要礼貌,别老用枪指着我。”麻老九收起枪说:“你小子过来给老子把话说清楚,说服了,老子听你的,说不服,老子要你的命。”

    麻老九把王寅文让进草棚,两人席地坐在茅草上。王寅文说:“老九兄自从拉杆子起事以来,在渭北的名气是如雷贯耳,可那都是一些杀人放火、抢人qi女的恶名声,永远都成不了大事,只能做一个小小的土匪。你刚才说你拉杆子的目的是想发大财,要有钱、有枪、有女人,可这些是你麻老九仅靠当土匪实现不了的,自古以来,有几个土匪能善终,看看身边的那些悍匪,哪个又不是死于乱枪之中?”

    听了王寅文的话,麻老九陷入了深思,想了半天问王寅文说:“那你告诉我,我麻老九不当土匪又能干什么?”王寅文说:“当官。”“当官?”麻老九不解地看着王寅文,“我麻老九也能当官?”“能。”王寅文说:“官匪官匪,这两个字自古以来就没分开过,官就是匪,匪就是官,所谓大盗窃国就是这个道理,只不过要有一个合适机会,如今你麻老九当官的机会来了,就看老九兄愿不愿意。”“你说的这是球话,谁不愿意当官,你狗日的就别在这给老子卖关子了,你快说我麻老九咋能当官?”

    看着麻老九那着急的样子,王寅文不紧不慢地笑着说:“老九兄整天打打杀杀,对全国的形势不甚了解。现如今,清政府内外交困,对外,被西方列强打得割地赔款,丧权辱国,对内,由于腐败无能,已激起老百姓的反对,如今在南方,孙中山正领导一些读书人进行推翻清朝的运动,我们陕西同样如此。那清朝是满人的政权,和我们汉人比,我们汉人是他们满人的成百倍,如今大家都在反清,老九兄正好以推翻朝廷的名义趁此大好时机招兵买马,扩充实力,加入到反清灭满的斗争中。我王寅文敢拍着胸脯保证,只要你麻老九反清灭满的大旗一举,肯定响应者甚众,一旦满清灭亡,你麻老九就是革命的功臣,到时候还不封个一官半职。老九兄不是想发财吗?在聚财方面,匪是明抢,官是巧取,当官的只要一纸公文,就可以堂堂正正地从老百姓征收赋税,这不比你靠烧杀劫掠来得轻松?那时候你麻老九不但有枪、有钱、有女人,还可以堂堂正正地坐在大堂上发号施令,号令百姓、指挥军队,这难道不比你麻老九当土匪强?”

    王寅文不愧是一副伶牙俐嘴,他的一番鼓动让麻老九这个凶狠残暴的土匪心服口服,只见麻老九双手抱拳对着王寅文说:“先生的一番高论让我麻老九着实佩服,从今以后,先生就是我麻老九的军师,你我共成大事。请军师告诉我,我麻老九现在该干什么?”王寅文说:“麻兄眼下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快改个名字,你想一想,古往今来,哪个干大事的会叫老九这个名字?”麻老九说:“那你说我不叫麻老九叫啥?”王寅文说:“我想你麻老九今后一定是个威震四方的英雄,而要想威震四方,以目前的形势,只能是凭武力,因此你就叫麻镇武吧。”听了王寅文的话,麻老九哈哈大笑着说:“麻镇武,好,这个名字我喜欢。”

    就这样,在王寅文劝说下,麻老九这个让渭北人胆寒的悍匪,从此改名为麻镇武,而且加入了陕西同盟会,举起了反清大旗,一时响应者甚众。这天他的确是和王寅文来临晋开会时遭到清兵追杀,逃到龙尾堡,恰巧再次被严裕龙所救。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