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人生感悟 >

我家住在文学世界

  世上有两种相反的情感:一种情感体现美好、清纯、深爱和深情、真诚和信任、关心和帮助。另一种情感体现不美好、只顾自己而不爱她人、爱把事情往坏的方面猜疑、复杂的防范心、虚伪、利用他人。前者称作好人,后者称作坏人。
 
  有些人觉得世上坏人少:一方面,坏人通常不会把坏表现出来。另一方面,不够美好、清纯,就能读懂坏人的心理,从而避免坏人的误会和伤害。
 
  好人与坏人思维相反,好人不知道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就会被坏人往坏的方面猜疑,从而造成误会,接着就会被坏人伤害。坏人眼里,各种事情都是精明规划的利己,好人做了不利己的事情,坏人无法理解,就猜疑成隐蔽的损人利己,坏人就是那种改变不了的思维定势。还有,现实世界人心太坏,好人无法承受,只能成天沉迷在文学世界,在现实世界就会更贫穷孤独。
 
  宇宙既然要创造出好人,就要让好人能够存活下来,并且不要让好人精神崩溃。真正的好人,一生就只为正确的人生道路而存在,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是非常纯粹的。正确的人生道路,代表的是最正确的人生意义、最好的情感,好人对此很清楚、很精明,而坏人对利己很清楚、很精明。好人和坏人的人生道路相反,但是走得久了,都会对自己的人生道路很清楚、很精明。
 
  有些好人,想走文学道路,又觉得忙于事业,就没时间投入文学了。其实只要选择文学世界的爱情,而舍弃现实世界的爱情,时间就节省出来了。毕竟人都是一手事业,一手爱情,只不过有些人选择了文学世界的爱情,而不是现实世界的爱情。如果事业、现实世界的爱情、文学世界的爱情都选择,那时间就真不够了。
 
  我选择文学世界的爱情,而放弃现实世界的爱情,因为现实世界中,很多女孩以爱情的名义,实际上是为了男孩的钱和男孩给予的帮助守护。为这样的女孩付出一生,没有意义,只是浪费时间,还不如到文学世界里体验真正的爱情。但是很多人觉得小说中的女孩是假人,其实完全融入在文学世界里,把自己想成女主角,这个女孩自身存在的意识、情感和思维全都具备,又怎能说她是假人,她不过是活在文学世界里的人。她其实挺可怜的,因为她的生命周期短:当写小说或看小说时,她能够存在,当不写小说或不看小说时,她就等于死了。一个大脑原本就是用来制造两个生命的,一个是自己,一个是她。就像一个子宫,原本就是用来制造多个孩子的。其实每个人都是一男一女的合体,男人可以游走在现实世界和文学世界,而女人只能待在文学世界里等待着男人。
 
  她住在美丽的海港小镇,走入繁花盛开的小巷子,就能看到她家窗户,她在窗台上向我挥手。我快步走上楼梯,她打开门,和我拥抱在一起。我回家了,我的另一个家,因为有爱,所以比我现实世界的家更真实。人都必须有工作,才能维持自己的家。对于文学世界的我而言,我的工作就是忙完现实世界里的事,然后才能回到文学世界的家,维持住文学世界的家。因为如果无法完成现实世界的事,而导致无法生存,文学世界里的家也就没法存在了。我每天都在现实世界里工作,文学世界里生活。
 
  我家就像海子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风吹进我家窗口,窗台上的繁花也随着海风摆动。都是她种的花,和她一样美丽的盛开着。我和她坐在窗边的桌子旁,有很多想说的话,有很多想表达的爱。我们的双眸都凝视着彼此,从她的眼中,可以看到清澈的爱,就像清澈的海那样纯净。从小在文学世界长大的她,没有受过现实世界的一丝污染,所以纯净如海。这么美好的女孩,又怎能让我不心动。为她抛弃现实世界,我一点也不后悔,我觉得值了。我有家、有爱,什么都不缺。现实世界里看我穷苦落魄的人,根本不知道我正在另一个世界里幸福着。
 
  小说世界也有风雨,彼此闹误会,只是误会对方的想法,而现实世界里的误会往往是把好人误会成坏人,发生一次,就很气人。小说世界即便有风雨,但有真爱在。而现实世界很多恋人以爱情名义,实则是“男为女貌,女为男财”的互利关系,连真爱都没了,根本没有建设的意义。我的才华可以在现实世界里赚很多的钱,但是多少钱都不值一个她,她是我心中无价的宝贝。
 
  有多少人能在文学世界里执着一辈子。对面窗台,就有个女孩哀叹着:“文学世界初相爱,一出巷口不知归。沉迷名利现实中,从此成为陌路人。”我的宝贝听了很伤心,怕我有一天也会抛弃她。我说:“现实名利无真爱,真爱只在文学中。爱如春花开我心,情深似海永不弃。”
 
  现实世界里,楼下的老头们坐在一起下象棋,而老太太们坐在另一处晒太阳,老夫老妻在一起的时日已不多,还要分开。很多爱情,爱着爱着就淡了,走着走着就散了,或者一开始就是假情假意。现实世界开不出美丽的花,因为经不起寒风的摧残。现实世界没有纯净的海,因为经不起利益的污染。我茫然了很多年,走过了很多地方,直到我遇到了美丽的花、纯净的海,我才知道爱在这里。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阿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