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诗歌 >

在突尼斯

时间:2020-01-07   作者:多多   点击:

 
 
沙漠既完全走了样,必是风
遇到了直角,既有诺言要相守
学到的必是比失去的少
能通过沙漏漏掉的就更少
但正是多出来的那种东西
进入了后来的那种天气
在越是均匀地分配风沙的地点
看上去,就越来越像一座城市
 
那非思而不可言说的,非造出
而不可笼罩的一种命运,就像
从老城的每一侧都能走进一家鞋店
在这里就是在那里,在哪里
都是在到处,在菲尼基人的原驻地
夹着整张牛皮人的张望
也被讨钱的掌遮没了
 
那就是从门缝下边倒出的污水
让嗅味儿变得尖锐时
发出的存在的信号:如果
有人来此只是为了带走阳光
能被带走的肯定是一种怀念
尤其是掮客对着锡灰色的天空
装好假眼的那一刻,总会有人
比赌马人还要紧张地瞄准:
从蒙面女人眼神中射出的恨
亦集中了她全身的美,好象
既弯曲了思,又屈从于思……
    作品集多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