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人生哲理 >

没有控制者的思想控制(2)

时间:2019-12-14   作者:凯瑟琳·泰勒勒   点击:

  一个妇女开车(driving)送孩子上学,然后返回家的举动并不能视为是一种母性的关爱,而是自私自利的独特展现。为了社会发展,经济发展,还有自己孩子的未来,我们必须说服这位不停穿梭于学校的(school-running)母亲改变其行为。
  
  
  这段文字在试图向我兜售一些理念。但在没有很多背景知识的情况下,我无法解读这则信息。我需要知道英语词汇“driving(开车)”的意思,我还需要理解开车在这里意味着使用的是一辆车,而不是一条鞭子。我也可能联想到记忆中的其他文字、新闻节目和朋友的辩论,或是任何能够告诉我英国正在进行这样一场辩论的消息:母亲开车送孩子上学能否减轻交通阻塞,是否比让孩子自己步行或骑车上学更能促进孩子健康。在阅读这段摘要之前,我从没有遇到过“school-nmning(穿梭于学校的)”这个形容词,但语境使得这个词的意思十分清楚。作了基础解释之后,我现在可以开始就我个人的想法来评价这段文字。
  
  这些评价将受到我自身经历的影响:我对待孩子和交通的态度,我的住所离学校是远还是近,以及我读到这段文字时的感受。然而,这段文字本身也会对我造成影响,尽管我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段节选的一个特点在于一些词语的对比:一方面,有令人无比温暖的“母爱”,另一方面,又有令人万分寒心的“独特”和“自私自利”,这种强烈对比微妙地促使我站在了这位被人攻击的母亲一边,而远离了那些限制她开车权利的人。这段文字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注重重复概括(“为了……的发展”“社会”“经济”“穿梭于学校的母亲”)。喜欢抽象名词的人可能会欣赏这些词,而其他人就会感到距离感及非人性化。
  
  最后,像这样孤立开来谈的文本范例并不多见。它取自《观察家报》的一篇文章,整篇文章其实是明确批评节选段落所持的立场的。我也曾读过大卫·阿罗诺维奇的其他文章,并且经常阅读《观察家报》,对它崇尚自由主义的特点非常了解。这篇文章出现在“评论”板块,我知道这个板块特许各抒己见的散文,所以我期待着一篇桿卫自由主义立场的文章。此外,我的认知图景包含了这样一个观念(雅各布·塔尔蒙在《极权主义民主的起源》中这样说到):自由主义思想“认为政治是个不断摸索的过程,而政治制度则是表现人类独创性和自发性方面非常实用的工具”。像罗伯特·利夫顿(见第1章)和其他人一样,塔尔蒙也将自由主义实用学与极权主义对于抽象和专制的偏爱进行了对比。所以,我对这段节选中大量使用抽象名词的解释并没有参考阿罗诺维奇的(自由主义)立场,而是用它来表达(并微妙地诋毁)其反面观点。这些背景,甚至于更多信息都可以在我阅读阿罗诺维奇或其他人的文章时为我所用。你拥有着与众不同但同样丰富的背景。然而,直接获取这些数据对于你我来说都不太现实:生命太短暂,停下来思考太费神,根本没有时间让我们培养清楚解释各种内涵的习惯。通常情况下,除了对文章的基调或特色有个总体的感知,这种联系并不会引起我们过多的注意。在阿罗诺维奇的指引下,这种联系还为我们头脑中的记忆增添一些感情色彩(赞同或不赞同)。换句话说,情感作为一个捷径,在无须明确搜寻的情况下,概括了我们认知数据库的内容。我们将在第9章再探讨这一要点。
  
  劝说方面的心理学专家指出:如果积极对待,成年人至少可以抵制产生影响力的武器。仅仅是因为其他人都已拥有了该产品,或为了刺激需求该产品的供应受到了人为限制,我们也可以躲避责任陷阱,拒绝回报,忽视那些希望我们购物之人的权威及亲和力所带来的影响,下定决心不购买产品。对洗脑一词的内在恐惧,以及对于失去控制和身份的恐惧在于:无论是什么样的过程,其力量势不可挡,而且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不受影响的。只要有个人影响企图的存在,我们就有可能受到广告劝说的侵害,而且这种力量是无法抵抗的。
  
  不幸的是,这个令人欣慰的结论并不适用于媒体,广告只是媒体这个更大的意识形态工具的一小部分。广告告知我们产品信息,而且大部分广告对于其目的而言都还相对比较诚实。除去那些直接获取的片段信息,如果我们想要了解关于世界的其他信息,就必须依靠各种各样的大众传媒体系,因为那是当前强大媒体的组成部分。这也正是洗脑可以渗透之处。想想利夫顿的八个主题。环境控制是重大新闻事件发生后最显而易见的,比如世贸中心倒塌后,报道充斥着报纸、广播、电视,还有网络;但它更加微妙地呈现在日复一日重复的令人厌倦的主题中,类似的形式令人麻木(时尚杂志就是很好的例子)。要求纯洁和复杂问题简单化,忏悔崇拜和语言加载都是小报的显著特征,当然这绝不是小报所独有的。对于神圣科学、神秘操纵、教条至上,以及决定存亡这几个主题,只需看一看媒体如何对待那些质疑其文化霸权的读者,便可想而知了。“出版自由”和“公众利益”被看作是不容置疑的真理,为了寻求报道,个人隐私毁于一旦,名誉彻底摧毁。我们在第13章中将会看到:媒体可以成为有力的控制民众的武器。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