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诗歌 >

总是

时间:2019-12-14   作者:多多   点击:

总是
 
从打在火腿上的邮戳辨认出生地
就像种麦收麦,总是屏住呼吸
从马的嘶鸣中辨认乡音,总是
在等两片钹急切地合到一起
 
在冰冷渔夫捶打鱼干的村落里
揣着当天的报纸,迎风吞下生蚝
数对襟衣领上的扣,总是
在数到咽喉时就数不下去
 
总是站在木鞋里,踩到高跷上
手搭凉棚,望两只飞鸟
合用同一副翅膀,却
总是透不出钟面的一半
 
一个插满筷子的大坡,万匹
纸马烧尽,挑净每只鞋内
盛放的每粒花生,选而
总是选不出一个民族的良知
从四万亩郁金香凸出的那片低地
向刷过睫毛膏的马头招手
总是一领大席,三千死人织就
老城的每块砖石便总是发出人声
 
在先人的骨骸拒绝变为石像的那条线上
听马尿又要顺着马腿淌下时的炮声
总是断臂喷血,石人的嘴豁开
那总是让谁疼的,就是祝福了
 
可就着烧酒大口送下去,再
从死马脑子中溢出蝴蝶的汉语啊
问七十二棵松,不问师傅的蝉林
只允许疼的一小会儿,竟无限延长了──
    作品集多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