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散文 >

荒野地

时间:2019-09-27   作者:胡冬林   点击:

荒野地


 
  “旷野有眼,森林有耳。我将保持缄默,只看,只听。”这是艺术家进入荒野的态度,我们普通人呢?
 
  我们生命的脚步太匆忙、太凌乱,大部分人已远离荒野,忘记森林,丧失了天人合一的至高感受。
 
  荒野最有力、最壮丽的一笔是创造出形形色色的野生动物,它们是荒野的生灵,也是荒野的主人。
 
  带着好奇、探究、尊崇之心进入荒野,雁群飞过头顶,蘑菇拱起落叶,野兔倏忽而过,秋花灿烂开放。田野宁静,天空明澈,荒野立刻以它的野性之美包裹了你。再深入进去,会得到与马鹿遥遥对视的惊喜,领教松鼠搬松塔砸人的手段,遭受黑熊打响鼻恫吓的恐惧,找到学鸟叫与鸟应答的快乐,聆听山溪流过石滩的娓娓述说。更深入进去,你将尽量抹去人的习性,安静地融入岩石草木之中,让自己成为荒野的一部分,让野生动物把你当成可以和平共处的同类,你会目睹野生世界发生的奇迹,那才是真正让你难忘的经历。
 
  经历过这样的三部曲,你的命运会发生转折,从此站在荒野一边,视野生动物为兄弟姐妹。从此了解我们自身的起源、呼吸的空气、饮用的水源、种粮的土地、开采的石油矿产皆从荒野中来,荒野是地球生态系统的根基。
 
  有这样一段荒野往事:一个老到的捕貂人在冰河上巧妙地凿出一个捕貂陷阱。那是一个1米多深、上细下粗的纺锤形狭长冰洞,里面放着一把干草和一只活老鼠。紫貂夜间踏冰觅食,嗅到老鼠的气味,钻进冰洞捕食,却再也无法从又高又细又滑的洞里爬出来。第二天早上,猎人把戴着手套的手硬生生挤进冰里,抻长胳膊要揪出紫貂。凶猛的紫貂钻进猎人掌中,龇出利齿狠狠咬住猎人的虎口,死不松口。猎人忍痛掐住紫貂,发力往外猛拔胳膊。但是由于手中握貂,洞颈过于狭窄,手臂被死死卡在冰洞里。他被困在冰河上,慢慢死去……这是往昔的荒野,一片奖惩分明、法力无边的神奇土地。
 
  如今的荒野变成什么样子了?
 
  再讲一个荒野的故事:20年前,在长白山的针叶林深处,一个老猎手砍倒了一棵落叶松。他事先算准树倒的方向,使倒树准确地架在十多米开外的另一个大树桩上,把整棵树离地5米横架在空中。他这么干有个缘由:等三十多年后,这棵倒木上将长出一种叫松萝的寄生植物,獐子(原麝)最喜欢吃松萝。那时自己的小孙子长大了,可以在这棵倒木上下套子套獐子。然而,由于过度猎杀,长白山的獐子现已基本绝迹。同时由于气候变暖,森林过度干燥,松萝正在大面积消失……这是如今的荒野,一片十分脆弱、危机不断、正在消失的土地。
 
  地球上的荒野遭遇了空前的危机,地球早已不是原来那个自然资源取之不尽的地球。多看看荒野,多谈谈荒野,多去去荒野,为荒野的存在做一些我们力所能及的事,哪怕是一件小事;为荒野的存在改变我们的某些不良习惯,哪怕是一个小习惯;为荒野的存在跟孩子们讲讲荒野的故事,哪怕花费时间找故事。荒野是我们的财富和家园,也是我们留给子孙后代最好的礼物。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