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言情 >

原来,爱可以后会有期(5)(6)

第五章 他回来了
钱南宇为季莫接风洗尘,地点选在了楠姐家。
这是我第一次来楠姐家,令我没想到的是,楠姐竟然是季莫的小姨,也难怪从前季莫会代我拒绝邀请,楠姐家的照片墙上可是挂着很多他们一家人的照片,这风格像极了季莫家,我想再傻的人也会猜出些什么。
要说老奸巨猾,钱南宇绝对是高手,接风洗尘更像是接季莫的“老底”,我想起他在医院一再确认我的问题,才意识到他也在“坑”我。当然,楠姐也是参与者。
“多年未见,什么感觉?”钱南宇的话题突然直接起来。
“挺好的。”季莫回答得简明扼要。
然后大家一起看向我。
说实话,我当时整个人都是懵的。然后大脑里跳过的第一个可怕的想法是“他和楠姐有了孩子”!我要是说出来估计会阵亡于此吧。
“有点蒙!”我的答案显然不是钱南宇要的,更不是大家想听的。
“五年前他要为你留下你不同意,现在他提前回来了,你还不乐意。”楠姐叹气。
“您该心疼我才对,做了五年的护花使者,最后成了loser。”钱南宇故作可怜,竟然唱起了“寂寞寂寞是谁的错?”我差点忘了,就因为这一点蛛丝马迹才被他顺藤摸瓜地猜中了我的心事。
两人一唱一和,尽兴得很。要不是突然小孩醒了缠着楠姐,估计我们还要继续被教育。
五年未见,我和季莫倒不是尴尬,而是太多话不知该从何说起。
像从前那样,我们相视一笑,心领神会。但溜走前,钱南宇拉着季莫说了几句悄悄话,然后坏笑着抢先离开了。
“去家里看看吗?”季莫很自然地拉起我的手。
“好啊!”我知道他说的是他家,照片墙上挂着我的一张照片,是被他收留的那晚偷拍的,刚才楠姐提到时我已经产生了好奇。
“对了,听说你陪着南宇跳楼了!”快到他家时,季莫好像只是随意提一下。
“不是陪,是被他连累!”想来也还是好气,那时候我想他就已经知道季莫要回来的事。
“我还以为是殉情呢!”他转动钥匙,说话的语气就像是五年前爱开玩笑的他。
“你俩还真是一对好兄弟!”我突然明白当时为什么会同意和钱南宇在一起,他们有着相似之处,只是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
季莫家的墙上果然多了一张照片,是那天早上醒来我站在他家阳台眺望的背影。
“你当时在想什么?”季莫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歪头问我。
“在想是新的一天了。”我永远记得那一天啊,是他开启了我之后的快乐,我和父亲和好了,一同祭奠母亲,一同旅行,我又有家了,却一直未曾正式谢过他。
“谢谢你,季莫!”我抱住他,只是单纯的感谢。
“怎么谢?”他抱着我,好像在笑。
“你想呢?”我窝在他怀里抬头,正好看到他的嘴唇。
“以身相许”这四个字含在他嘴里,也在我的气息里。
 
第六章 最后
我和季莫的婚礼很快被提上日程,有多快呢,在季莫回国一个月的时候,连一向不爱八卦的林晓晴都好奇地猜测我奉子成婚。不过至于为什么,还是拜钱南宇所赐。
“苏越,谭强是谁?”季莫有一天突然拿着手机问我,一看竟然是钱南宇对他提出的好心警告:小心谭强!
这货绝对是诚心搞破坏!不过,也确实该和谭强说清楚。
自从钱南宇出院,我们还未见过面,其实我也一直都在拒绝见面,只是他似乎不明白。
我约了谭强吃饭,也许该当面说清楚。
“小欢,考虑的怎么样了?”我想他基本笃定了当初我暗恋过他的事实。
“谭强,我现在叫苏越。”
“没关系,都很好听!”
他没有听懂我的意思,我这个人似乎生来就是喜欢绕弯弯,据我所知,我妈顺产生下我,脐带绕颈!
我跟他说我确实暗恋过他,因为高二分班时,在所有人都在按照父母的想法选择时,我却只能自己做决定。当时在天台,恰巧谭强也在,他说站这么高很危险的,他问我要不要学一起学文,感觉物理老师太唠叨了,像是随便的牢骚,却让我觉得很亲切,像兄长!
“既然我们彼此喜欢,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他终于明白了我的意思。
“怎么说呢,喜欢有很多种发展的可能,我们属于友情!”我觉得这个说法至少不会让他太难受。
“对,她和我才是爱情。”这声音的主人吓到了我,更是肆无忌惮地坐在了我身边。
“你怎么来了?”我都不敢相信他是尾随而来。
“季莫?”谭强不敢确认。
“多年不见,老同学!”季莫倒是一点也不意外,更不会见外地介绍道:“忘了介绍,我未婚妻苏越,我中学同学谭强!”反客为主吗?我大跌眼镜,这都是什么交集关系!
更为吃惊的是他对我的介绍,什么时候我就成了未婚妻了呢?
“未婚妻?”谭强不信,正欲向我求证,却见季莫突然起身,从衣兜里掏出一个戒指盒,单膝下跪,看着我,说:“嫁给我!”然后直接把戒指套在了我的无名指上。周围人感动的稀里哗啦,又起哄又拍照的,只有我感觉像是逼婚吗?
我还在懵圈的状态时,谭强已经默默退出了。
后来我才知道,中学时的季莫竟然还暗恋过,而对方喜欢的却是谭强,钱南宇和谭强还因此打过架,谭强在医院住了两天,钱南宇被他爸关了小黑屋。难怪,两人见面互掐的样子那么怪!
“你深爱过吗?”我旧话重提,当年他说只是因为感受父母爱情才会说的那么感性,现在想来该不是暗恋伤人吧?
“拜托,我都忘了她长什么样了,而且我才十几岁啊!”
“你这么老谋深算,也不是这几年才练就的啊?”我反驳地很有道理吧!
“那你对谭强呢?深爱过?”他倒是会抓把柄。
“平局!”吃醋的话题就此打住。
我和季莫的婚礼,更像是大家的恶作剧。钱南宇非要做我们的证婚人,理由竟然是要季莫还他初中被关小黑屋的一份“情”,不问是非的林晓晴主动要求做我的伴娘,理由竟然是为了试验做伴娘超过三次是否真的嫁不出去,楠姐让James做我们的花童,理由竟然是要给孩子挑个父亲,其实我是真的很无语,虽然楠姐一口咬定孩子是试管婴儿,但我看得出她心里有爱。伴郎则是和季莫一点都不认识的陶宇,理由竟然是伴娘是林晓晴,就连我手里的捧花也被指定必须投给聂婷婷。最为意想不到的事,我发现季莫的父母与我父亲好像认识。
“季莫,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吗?”敬酒结束后,我挽着他看向长辈们。
“我父亲是你母亲的主治医生。”季莫明白了我的意思,坦诚道。
“难怪我觉得那么眼熟。”我像是在自言自语,有些缘分原来真的是早就注定了一样,当初他担待我初见时的冒失似乎也说得通了。我们原来也是见过的,只是在我最悲伤的时候,我们都只是孩子。
“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我还没有做出更多反应,钱南宇和陶宇走过来,指了指陶宇对我说:“他有事找你!”见季莫在一旁,直接坏笑着强调了个“私事”,挡住了季莫幽怨质问的眼神。
“你和晓晴怎么了?”我猜测着。
“也没什么,她一直把我当朋友嘛!”陶宇有些失落,我则笑而不语。
“我就是很奇怪你们女生的想法,就像你吧,会嫁给一个五年音信全无的人,而且一回来就是闪婚,你怎么确定他适不适合你?”
“爱情就是一瞬间的事,很早就注定了。”我瞟了一眼正在被劝酒的季莫。
“那我是不是该放弃了?她可能和你一样。”陶宇若有所思地看向林晓晴。
“她和我不一样,她只是还没有意识到。”旁观者清吧,在我眼里,林晓晴其实早就爱上了陶宇,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合适的契机。“哎,男神也有如此沮丧的时候。”我趁机调侃他道:“赶紧和钱南宇断交,那货连跳楼这种整蛊的事都做得出来,你可别被带偏了。”事实上,他们俩可都是恶作剧高手,男神形象分分钟幻灭的主儿。
后来他们又发生了很多事,似乎都是受了我婚礼的启发。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卜算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