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名著 >

河图、洛书、太极图

时间:2017-08-03   作者:熊逸   点击:

周易江湖(全文在线阅读)>【河图、洛书、太极图】
  
  如果这世上还存在着什么比《易经》更加神秘莫测的东西,那一定就是河图、洛书和太极图了。这几件东西啊,从古到今,不知难倒了多少绝顶聪明的脑瓜。很多人都试图破解它们的秘密,说这套东西蕴涵了宇宙全部的奥秘。
  有兴趣吗?想搞明白吗?
  反正我是不去费这个劲的,成千上万顶尖的聪明脑瓜都破解不了的秘密如果能让我解开,那真是没天理了!所以,我只是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当然,我也会在介绍的过程中稍微谈一些自己的粗浅的、含糊的、不成熟的、未经任何证实的、小小的、可有可无的看法。
  先说说河图和洛书。
  《系辞》里说:“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这里的“河”是指黄河,“洛”是指洛水,这两条河繁衍出了河洛文明,中心地带就在现在和河南省。
  传说在伏羲时代,黄河出了图,就是河图;大禹时代,洛水出了书,就是洛书,伏羲仿照河图创作了八卦,大禹仿照洛书作了“洪范九畴”。这样看来,河图居然还是整个《周易》的源头。
  有的传说比较具体,说黄河里的图是龙马背上的图案,洛水里的书是一只大乌龟背上的图案。这也不知道是否可信,反正我以前只知道这世上有龙猫,不知道有龙马的。
  可传说归传说,文献归文献,这河图和洛书那么神奇,可到底什么样子,却从来没人见过。这就像江湖传说有两部绝顶的武功秘籍,得之可以练成盖世神功,可千百年只是传闻不绝于耳,到底谁真见过了,不知道!
  一直到了北宋初年,有“华山老祖”之称的神奇道士陈抟召开记者招待会,隆重公布说自己发现了千年之秘——河图、洛书。
  这可是爆炸性新闻,举国上下炸开了锅,当然了,有信以为真的,也有满腹质疑的。质疑者以儒家人物居多,结果论坛上整天硝烟弥漫,马甲满天飞,陈抟的主页还被黑了。
  陈抟玩的这是真的么?确实可疑。我们回顾一下易学的流传:《系辞》里不过泛泛一提“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没具体讲,《论语》里孔子伤感地说:“凤鸟不至,河不出图”,也没有什么具体解释。而在孔子以后、陈抟以前,那么多研究《周易》的专家,根本就没几个人直接解释过这个问题,有谈到的也只是一带而过,而且,就连一带而过的说法都各不一样。
  但陈抟到底胜利了,后来,河图、洛书又经过大儒朱熹的推广,终成经典,还生发出了伏羲先天八卦方位、文王先天八卦方位等等说法,后来谈《周易》的书里就经常会把河图、洛书和八卦方位也大大地画上去,这也算是那个时代的绘本了。
  
  图-37 河图、洛书图片。《易经解》 [宋]朱长文撰 影印湖北省图书馆藏明崇祯四年刻本
  图-38 河图、洛书图片,配上了方位和五行。《勿轩易学启蒙图传通义》 [宋]熊禾述 影印国家图书馆藏清抄本
  图-39 河图,这个图案就朴素多了。《周易旁注》 [明]朱升撰 影印首都图书馆藏明刻本
  图-40 洛书《周易旁注》 [明]朱升撰 影印首都图书馆藏明刻本
  
  图-41 伏羲八卦次序 《易经解》 [宋]朱长文撰 影印湖北省图书馆藏明崇祯四年刻本
  图-42 伏羲八卦方位 《易经解》 [宋]朱长文撰 影印湖北省图书馆藏明崇祯四年刻本
  图-43 伏羲六十四卦方位 《易经解》 [宋]朱长文撰 影印湖北省图书馆藏明崇祯四年刻本
  图-46 伏羲六十四卦次序 《易经解》 [宋]朱长文撰 影印湖北省图书馆藏明崇祯四年刻本 
  图-44 文王后天八卦方位次序图 《易经图释》 [明]刘定之撰 影印上海图书馆藏清乾隆二十八年崇恩阁刻本
  
  我们如果在古籍里看到“图书”这个词,不要以为这就是现代的“图书”,看到“图书之学”,也别认为是古代的出版研究或者图书馆管理学,这里的“图”和“书”之间应该加个顿号,它们分别表示河图和洛书。
  当河图和洛书之学成为经典之后,虽然质疑的声音很微弱了,却也不绝如缕。
  换了我一样觉得可疑,这河图和洛书怎么凭空就出来了啊?来源在哪里啊?一个文字都没有,数列而已,什么意思啊?不会是陈抟忽悠大伙儿吧?
  是啊,如果两张办公桌就可以忽悠十三亿人,为什么这位陈抟老祖就忽悠不了全国人民呢?
  直到清代,终于有人找到有力的线索了。
  这个人叫做胡渭。胡渭说:“我给陈抟正正名,他那河图、洛书应该不会是自己拍脑门儿瞎画的。”
  ——哦,看来是真的了?
  胡渭说:“也不是真的,他是把汉朝人对《周易》的一些注释文字用图的形式给表示出来了。也就是说,他在变相抄袭汉朝《周易》学者的研究成果。”
  胡渭的帖子才在“新语丝”贴上,马上就招来一顿批评:“小样的胡渭,自己出不来什么像样的学术成果,成天就知道举着棒子砸人,我把你……”(省略号代表的是胡渭一家上到祖爷爷、下到重孙子的所有亲属。)
  这也难怪,从陈抟到胡渭,宋、元、明、清好几个朝代下来,河图、洛书之学早已成了不少人吃饭的家伙,哪能让人轻易去碰啊!
  但胡渭没有足够的证据也不敢随便说话,他根据汉代大儒郑玄对一段《周易》纬书的注释,什么“每四乃还于中央”,什么“合于十五”等等,捉摸捉摸,自己画出图来一看,嘿嘿,分明就是陈抟所谓的洛书,或者河图。
  ——咦,到底是洛书还是河图啊?什么叫“洛书,或者河图”啊?
  这是一笔糊涂账。当时陈抟同时公布了河图和洛书,但到底哪个是河图,哪个是洛书,越说越乱,在宋朝就搞不太清,所以我们看历代河图、洛书的图片,有拿河图当洛书的,有拿洛书当河图的,到底谁是谁,早已不知道了。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