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名著 >

弟兄

时间:2010-04-23   作者:鲁迅   点击:


〔1〕
  公益局一向无公可办,几个办事员在办公室里照例的谈家务。秦益堂捧着水烟筒咳得喘
不过气来,大家也只得住口。

  久之,他抬起紫涨着的脸来了,还是气喘吁吁的,说:

  “到昨天,他们又打起架来了,从堂屋一直打到门口。我怎么喝也喝不住。”他生着几
根花白胡子的嘴唇还抖着。“老三说,老五折在公债票上的钱是不能开公账的,应该自己赔
出来……。”

  “你看,还是为钱,”张沛君就慷慨地从破的躺椅上站起来,两眼在深眼眶里慈爱地闪
烁。“我真不解自家的弟兄何必这样斤斤计较,岂不是横竖都一样?……”

  “像你们的弟兄,那里有呢。”益堂说。

  “我们就是不计较,彼此都一样。我们就将钱财两字不放在心上。这么一来,什么事也
没有了。有谁家闹着要分的,我总是将我们的情形告诉他,劝他们不要计较。益翁也只要对
令郎开导开导……。”

  “那里……。”益堂摇头说。

  “这大概也怕不成。”汪月生说,于是恭敬地看着沛君的眼,“像你们的弟兄,实在是
少有的;我没有遇见过。你们简直是谁也没有一点自私自利的心思,这就不容易……。”

  “他们一直从堂屋打到大门口……。”益堂说。

  “令弟仍然是忙?……”月生问。

  “还是一礼拜十八点钟功课,外加九十三本作文,简直忙不过来。这几天可是请假了,
身热,大概是受了一点寒……。”

  “我看这倒该小心些,”月生郑重地说。“今天的报上就说,现在时症流行……。”

  “什么时症呢?”沛君吃惊了,赶忙地问。

  “那我可说不清了。记得是什么热罢。”

  沛君迈开步就奔向阅报室去。

  “真是少有的,”月生目送他飞奔出去之后,向着秦益堂赞叹着。“他们两个人就像一
个人。要是所有的弟兄都这样,家里那里还会闹乱子。我就学不来……。”

  “说是折在公债票上的钱不能开公账……。”益堂将纸煤子插在纸煤管子里,恨恨地说。

  办公室中暂时的寂静,不久就被沛君的步声和叫听差的声音震破了。他仿佛已经有什么
大难临头似的,说话有些口吃了,声音也发着抖。他叫听差打电话给普悌思普大夫,请他即
刻到同兴公寓张沛君那里去看病。

  月生便知道他很着急,因为向来知道他虽然相信西医,而进款不多,平时也节省,现在
却请的是这里第一个有名而价贵的医生。于是迎了出去,只见他脸色青青的站在外面听听差
打电话。

  “怎么了?”

  “报上说……说流行的是猩……猩红热。我我午后来局的时,靖甫就是满脸通红……。
已经出门了么?请……请他们打电话找,请他即刻来,同兴公寓,同兴公寓……。”

  他听听差打完电话,便奔进办公室,取了帽子。汪月生也代为着急,跟了进去。

  “局长来时,请给我请假,说家里有病人,看医生……。”

  他胡乱点着头,说。

  “你去就是。局长也未必来。”月生说。

  但是他似乎没有听到,已经奔出去了。

  他到路上,已不再较量车价如平时一般,一看见一个稍微壮大,似乎能走的车夫,问过
价钱,便一脚跨上车去,道,“好。只要给我快走!”

  公寓却如平时一般,很平安,寂静;一个小伙计仍旧坐在门外拉胡琴。他走进他兄弟的
卧室,觉得心跳得更利害,因为他脸上似乎见得更通红了,而且发喘。他伸手去一摸他的头
,又热得炙手。

  “不知道是什么病?不要紧罢?”靖甫问,眼里发出忧疑的光,显系他自己也觉得不寻
常了。

  “不要紧的,……伤风罢了。”他支梧着回答说。

  他平时是专爱破除迷信的,但此时却觉得靖甫的样子和说话都有些不祥,仿佛病人自己
就有了什么豫感。这思想更使他不安,立即走出,轻轻地叫了伙计,使他打电话去问医院:
可曾找到了普大夫?

  “就是啦,就是啦。还没有找到。”伙计在电话口边说。

  沛君不但坐不稳,这时连立也不稳了;但他在焦急中,却忽而碰着了一条生路:也许并
不是猩红热。然而普大夫没有找到,……同寓的白问山虽然是中医,或者于病名倒还能断定
的,但是他曾经对他说过好几回攻击中医的话:况且追请普大夫的电话,他也许已经听到了
……。

  然而他终于去请白问山。

  白问山却毫不介意,立刻戴起玳瑁边墨晶眼镜,同到靖甫的房里来。他诊过脉,在脸上
端详一回,又翻开衣服看了胸部,便从从容容地告辞。沛君跟在后面,一直到他的房里。

  他请沛君坐下,却是不开口。

  “问山兄,舍弟究竟是……?”他忍不住发问了。

  “红斑痧。你看他已经‘见点’了。”

  “那么,不是猩红热?”沛君有些高兴起来。

  “他们西医叫猩红热,我们中医叫红斑痧。”

  这立刻使他手脚觉得发冷。

  “可以医么?”他愁苦地问。

  “可以。不过这也要看你们府上的家运。”

  他已经胡涂得连自己也不知道怎样竟请白问山开了药方,从他房里走出;但当经过电话
机旁的时候,却又记起普大夫来了。他仍然去问医院,答说已经找到了,可是很忙,怕去得
晚,须待明天早晨也说不定的。然而他还叮嘱他要今天一定到。

  他走进房去点起灯来看,靖甫的脸更觉得通红了,的确还现出更红的点子,眼睑也浮肿
起来。他坐着,却似乎所坐的是针毡;在夜的渐就寂静中,在他的翘望中,每一辆汽车的汽
笛的呼啸声更使他听得分明,有时竟无端疑为普大夫的汽车,跳起来去迎接。但是他还未走
到门口,那汽车却早经驶过去了;惘然地回身,经过院落时,见皓月已经西升,邻家的一株
古槐,便投影地上,森森然更来加浓了他阴郁的心地。

  突然一声乌鸦叫。这是他平日常常听到的;那古槐上就有三四个乌鸦窠。但他现在却吓
得几乎站住了,心惊肉跳地轻轻地走进靖甫的房里时,见他闭了眼躺着,满脸仿佛都见得浮
肿;但没有睡,大概是听到脚步声了,忽然张开眼来,那两道眼光在灯光中异样地凄怆地发
闪。

  “信么?”靖甫问。

  “不,不。是我。”他吃惊,有些失措,吃吃地说,“是我。

  我想还是去请一个西医来,好得快一点。他还没有来……。”

  靖甫不答话,合了眼。他坐在窗前的书桌旁边,一切都静寂,只听得病人的急促的呼吸
声,和闹钟的札札地作响。忽而远远地有汽车的汽笛发响了,使他的心立刻紧张起来,听它
渐近,渐近,大概正到门口,要停下了罢,可是立刻听出,驶过去了。这样的许多回,他知
道了汽笛声的各样:有如吹哨子的,有如击鼓的,有如放屁的,有如狗叫的,有如鸭叫的,
有如牛吼的,有如母鸡惊啼的,有如呜咽的……。他忽而怨愤自己:为什么早不留心,知道
,那普大夫的汽笛是怎样的声音的呢?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