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名著 >

长明灯(2)

时间:2009-12-12   作者:鲁迅   点击:

  “唏唏!”庄七光也陪着笑。

  一个赤膊孩子擎起他玩弄着的苇子,对他瞄准着,将樱桃似的小口一张,道:

  “吧!”

  “你还是回去罢!倘不,你的伯伯会打断你的骨头!灯么,我替你吹。你过几天来看就
知道。”阔亭大声说。

  他两眼更发出闪闪的光来,钉一般看定阔亭的眼,使阔亭的眼光赶紧辟易了。

  “你吹?”他嘲笑似的微笑,但接着就坚定地说,“不能!

  不要你们。我自己去熄,此刻去熄!”

  阔亭便立刻颓唐得酒醒之后似的无力;方头却已站上去了,慢慢地说道:

  “你是一向懂事的,这一回可是太胡涂了。让我来开导你罢,你也许能够明白。就是吹
熄了灯,那些东西不是还在么?

  不要这么傻头傻脑了,还是回去!睡觉去!”

  “我知道的,熄了也还在。”他忽又现出阴鸷的笑容,但是立即收敛了,沉实地说道,
“然而我只能姑且这么办。我先来这么办,容易些。我就要吹熄他,自己熄!”他说着,一
面就转过身去竭力地推庙门。

  “喂!”阔亭生气了,“你不是这里的人么?你一定要我们大家变泥鳅么?回去!你推
不开的,你没有法子开的!吹不熄的!还是回去好!”

  “我不回去!我要吹熄他!”

  “不成!你没法开!”

  “…………”

  “你没法开!”

  “那么,就用别的法子来。”他转脸向他们一瞥,沉静地说。

  “哼,看你有什么别的法。”

  “…………”

  “看你有什么别的法!”

  “我放火。”

  “什么?”阔亭疑心自己没有听清楚。

  “我放火!”

  沉默像一声清磬,摇曳着尾声,周围的活物都在其中凝结了。但不一会,就有几个人交
头接耳,不一会,又都退了开去;两三人又在略远的地方站住了。庙后门的墙外就有庄七光
的声音喊道:

  “老黑呀,不对了!你庙门要关得紧!老黑呀,你听清了么?关得紧!我们去想了法子
就来!”

  但他似乎并不留心别的事,只闪烁着狂热的眼光,在地上,在空中,在人身上,迅速地
搜查,仿佛想要寻火种。

  方头和阔亭在几家的大门里穿梭一般出入了一通之后,吉光屯全局顿然扰动了。许多人
们的耳朵里,心里,都有了一个可怕的声音:“放火!”但自然还有多少更深的蛰居人的耳
朵里心里是全没有。然而全屯的空气也就紧张起来,凡有感得这紧张的人们,都很不安,仿
佛自己就要变成泥鳅,天下从此毁灭。他们自然也隐约知道毁灭的不过是吉光屯,但也觉得
吉光屯似乎就是天下。

  这事件的中枢,不久就凑在四爷的客厅上了。坐在首座上的是年高德韶的郭老娃,脸上
已经皱得如风干的香橙,还要用手捋着下颏上的白胡须,似乎想将他们拔下。

  “上半天,”他放松了胡子,慢慢地说,“西头,老富的中风,他的儿子,就说是:因
为,社神不安,之故。这样一来,将来,万一有,什么,鸡犬不宁,的事,就难免要到,府
上……是的,都要来到府上,麻烦。”

  “是么,”四爷也捋着上唇的花白的鲇鱼须,却悠悠然,仿佛全不在意模样,说,“这
也是他父亲的报应呵。他自己在世的时候,不就是不相信菩萨么?我那时就和他不合,可是
一点也奈何他不得。现在,叫我还有什么法?”

  “我想,只有,一个。是的,有一个。明天,捆上城去,给他在那个,那个城隍庙里,
搁一夜,是的,搁一夜,赶一赶,邪祟。”

  阔亭和方头以守护全屯的劳绩,不但第一次走进这一个不易瞻仰的客厅,并且还坐在老
娃之下和四爷之上,而且还有茶喝。他们跟着老娃进来,报告之后,就只是喝茶,喝干之后
,也不开口,但此时阔亭忽然发表意见了:

  “这办法太慢!他们两个还管着呢。最要紧的是马上怎么办。如果真是烧将起来……”

  郭老娃吓了一跳,下巴有些发抖。

  “如果真是烧将起来……”方头抢着说。

  “那么,”阔亭大声道,“就糟了!”

  一个黄头发的女孩子又来冲上茶。阔亭便不再说话,立即拿起茶来喝。浑身一抖,放下
了,伸出舌尖来舐了一舐上嘴唇,揭去碗盖嘘嘘地吹着。

  “真是拖累煞人!”四爷将手在桌上轻轻一拍,“这种子孙,真该死呵!唉!”

  “的确,该死的。”阔亭抬起头来了,“去年,连各庄就打死一个:这种子孙。大家一
口咬定,说是同时同刻,大家一齐动手,分不出打第一下的是谁,后来什么事也没有。”

  “那又是一回事。”方头说,“这回,他们管着呢。我们得赶紧想法子。我想……”

  老娃和四爷都肃然地看着他的脸。

  “我想:倒不如姑且将他关起来。”

  “那倒也是一个妥当的办法。”四爷微微地点一点头。

  “妥当!”阔亭说。

  “那倒,确是,一个妥当的,办法。”老娃说,“我们,现在,就将他,拖到府上来。
府上,就赶快,收拾出,一间屋子来。还,准备着,锁。”

  “屋子?”四爷仰了脸,想了一会,说,“舍间可是没有这样的闲房。他也说不定什么
时候才会好……”

  “就用,他,自己的……”老娃说。

  “我家的六顺,”四爷忽然严肃而且悲哀地说,声音也有些发抖了。“秋天就要娶亲…
…。你看,他年纪这么大了,单知道发疯,不肯成家立业。舍弟也做了一世人,虽然也不大
安分,可是香火总归是绝不得的……。”

  “那自然!”三个人异口同音地说。

  “六顺生了儿子,我想第二个就可以过继给他。但是,——别人的儿子,可以白要的么
?”

  “那不能!”三个人异口同音地说。

  “这一间破屋,和我是不相干;六顺也不在乎此。可是,将亲生的孩子白白给人,做母
亲的怕不能就这么松爽罢?”

  “那自然!”三个人异口同音地说。

  四爷沉默了。三个人交互看着别人的脸。

  “我是天天盼望他好起来,”四爷在暂时静穆之后,这才缓缓地说,“可是他总不好。
也不是不好,是他自己不要好。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