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名著 >

少妇骗人折风月 壮士高兴试官刑

时间:2012-12-10   作者:吴敬梓   点击:

儒林外史(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回  少妇骗人折风月 壮士高兴试官刑


    话说凤四老爹替万中书办了一个真中书,才自己带了行李,同三个差人,送万中书到台州审官司去。这时正是四月初旬,天气温和。五个人都穿着单衣,出了汉西门来叫船,打点一直到浙江去。叫遍了,总没有一只杭州船,只得叫船先到苏州。到了苏州,凤四老爹打发清了船钱,才换了杭州船。这只船,比南京叫的却大着一半。凤四老爹道:“我们也用不着这大船,只包他两个舱罢。”随即付埠头一两八钱银子,包了他一个中舱、一个前舱。五个人上了苏州船,守候了一日,船家才揽了一个收丝的客人搭在前舱。这客人约有二十多岁,生的也还清秀,却只得一担行李,倒着实沉重。到晚,船家解了缆放离了马头,用篙子撑了五里多路,一个小小的村落旁住了。那梢公对伙计说:“你带好缆,放下二锚,照顾好了客人。我家去一头。”那台州差人笑着说道:“你是讨顺风去了。”那梢公也就嘻嘻的笑着去了。古
    万中书同凤四老爹上岸,闲步了几步,望见那晚烟渐散,水光里月色渐明。徘徊了一会,复身上船来安歇,只见下水头,支支查查又摇了一只小船来帮着泊。这时船上水手倒也开铺去睡了,三个差人点起灯来打骨牌。只有万中书,凤四老爹同那个丝客人,在船里推了窗子凭船玩月。那小船靠拢了来,前头撑篙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瘦汉。后面火舱里,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妇人,在里边拿舵,一眼看见船这边三个男人看月,就掩身下舱里去了。隔了一会凤四老爹同万中书也都睡了,只有这丝客人略睡得迟些。知
    次日,日头未出的时候,梢公背了一个筲袋上了船,急急的开了。走了三十里,方才吃早饭。早饭吃过了,将下午,凤四老爹闲坐在舱里,对万中书说道:“我看先生此番,虽然未必大伤筋骨,但是都院的官司,也够拖缠哩。依我的意思,审你的时节,不管问你甚情节,你只说家中住的一个游客凤鸣歧做的。等他来拿了我去,就有道理了。”正说着,只见那丝客人眼儿红红的,在前舱里哭。凤四老爹同众人忙问道:“客人,怎的了?”那客人只不则声。凤四老爹猛然大悟,指着丝客人道:“是了!你这客人,想是少年不老成,如今上了当了!”那客人不觉又羞的哭了起来。凤四老爹细细问了一遍,才晓得昨晚都睡静了,这客人还倚着船窗,顾盼那船上妇人。这妇人见那两个客人去了,才立出舱来望着丝客人笑。船本靠得紧,虽是隔船,离身甚近。丝客人轻轻捏了他一下,那妇人便笑嘻嘻从窗子爬了过来,就做了巫山一夕。这丝客人睡着了,他就把行李内四封银子二百两,尽行携了去了。早上开船,这客人情思还昏昏的。到了此刻,看见被囊开了,才晓得被人偷去。真是哑子梦见妈,说不出来的苦。凤四老爹沉吟了一刻,叫过船家来,问道:“昨日那只小船,你们可还认得?”水手道:“认却认得。这话打不得官司告不得状,有甚方法?”凤四老爹道:“认得就好了。他昨日得了钱,我们走这头,他必定去那头。你们替我把桅眠了,架上橹赶着摇回去,望见他的船远远的就泊了。弄得回来再酬你们的劳。”船家依言摇了回去。摇到黄昏时候,才到了昨日泊的地方,却不见那只小船。凤四老爹道:“还摇了回去。”约略又摇了二里多路,只见一株老柳树下,系着那只小船,远望着却不见人。凤四老爹叫还泊近些,也泊在一株枯柳树下。知
    凤四老爹叫船家都睡了,不许则声,自己上岸闲步。步到这只小船面前,果然是昨日那船。那妇人同着瘦汉子,在中舱里说话哩。凤四老爹徘徊了一会,慢慢回船,只见这小船不多时,也移到这边来泊。泊了一会,那瘦汉不见了。这夜月色,比昨日更明,照见那妇人在船里边掠了鬓发,穿了一件白布长衫在外面,下身换了一条黑绸裙子,独自一个,在船窗里坐着赏月。凤四老爹低低问道:“夜静了,你这小妮子,船上没有人,你也不怕么?”那妇人答应道:“你管我怎的?我们一个人在船上,是过惯了的,怕甚的!”说着,就把眼睛斜觑了两觑。凤四老爹一脚跨过船来,便抱那妇人。那妇人假意推来推去,却不则声。凤四老爹把他一把抱起来,放在右腿膝上,那妇人也就不动,倒在凤四老爹怀里了。凤四老爹道:“你船上没有人,今夜陪我宿一宵,也是前世有缘。”那妇人道:“我们在船上住家,是从来不混帐的。今晚没有人,遇着你这个冤家,叫我也没有法了。只在这边,我不到你船上去。”凤四老爹道:“我行李内有东西,我不放心在你这边。”说着便将那妇人轻轻一提,提了过来。这时船上人都睡了,只是中舱里,点着一盏灯,铺着一副行李。凤四老爹把妇人放在被上,那妇人就连忙脱了衣裳钻在被里。那妇人不见凤四老爹解衣,耳朵里却听得轧轧的橹声。那妇人要抬起头来看,却被凤四老爹一腿压住,死也不得动,只得细细的听,是船在水里走哩。那妇人急了,忙问道:“这船怎么走动了?”凤四老爹道:“他行他的船,你睡你的觉,倒不快活?”那妇人越发急了,道:“你放我回去罢!”凤四老爹道:“呆妮子!你是骗钱,我是骗人。一样的骗,怎的就慌?”那妇人才晓得是上了当了。只得哀告道:“你放了我,任凭甚东西,我都还你就是了。”凤四老爹道:“放你去却不能!拿了东西来才能放你去。我却不难为你。”说着,那妇人起来,连裤子也没有了。万中书同丝客人,从舱里钻出来看了,忍不住的好笑。凤四老爹问明他家住址,同他汉子的姓名,叫船家在没人烟的地方住了。主
    到了次日天明,叫丝客人拿一个包袱,包了那妇人通身上下的衣裳,走回十多里路,找着他汉子。原来他汉子,见船也不见,老婆也不见,正在树底下着急哩。那丝客人有些认得,上前说了几句,拍着他肩头道:“你如今赔了夫人又折兵,还是造化哩!”他汉子不敢答应。客人把包袱打开,拿出他老婆的衣裳、裤子、褶裤、鞋来。他汉子才慌了,跪下去,只是磕头。客人道:“我不拿你。快把昨日四封银子拿了来,还你老婆。”那汉子慌忙上了船,在梢上一个夹剪舱底下,拿出一个大口袋来,说道:“银子一厘也没有动,只求开恩,还我女人罢!”客人背着银子。那汉子拿着他老婆的衣裳,一直跟了走来,又不敢上船,听见他老婆在船上叫,才硬着胆子走上去。只见他老婆在中舱里,围在被里哩。他汉子走上前,把衣裳递与他。众人看着那妇人穿了衣服,起来又磕了两个头,同乌龟满面羞愧,下船去了。丝客人拿了一封银子五十两,来谢凤四老爹。凤四老爹沉吟了一刻,竟收了。随分做三分,拿着对三个差人道:“你们这件事,原是个苦差,如今与你们算差钱罢。”差人谢了。知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