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短篇小说 > 原创故事 >

罪孽强奸

罪孽强奸

题外
 
  本文三时空交错进行,如果有朋友不能很好区别,我只能怪自己结构不精,第一次这么长的短篇完成,历时三月,断断续续,最后一天的完成沸腾似的写了近七千,写完不经意
间抓了下头发,很多断发匆匆落下,看着这些碎发,我感到凄凉,也感到欢愉,照着镜子,我看着自己干枯的脸,莫名的想到路遥,想到他写完平凡世界的那刻,当然我不能跟他
相比,但是对于这一篇完结的万字小说,我仍然像孩子一样充满热爱,也许“孩子”不懂事,总爱丢三落四,但我相信我还是会守着他继续成长。

开篇 魔手孽缘
 
  黑夜咕隆,云华学院里一个穿着雪白衣衫的妙体从远方扑来,不远处的草丛中一双血红的眼睛看着她,欢喜、焦渴、骤狠,风儿摇动草化不开这方浓郁。四周半成品的楼房像是黑夜受伤的野兽,在风中发出呜鸣嘶鸣,一个白色的纸袋随风飞起,翩翩于黑夜天,停留过光明,到达过黑暗,最终尘埃远逝,茫茫无痕。在往前面一点就是一片璀璨的街区了,白衣女孩望可幸福的脸上堆起了笑容,可是这时,一双魔手穿过黑夜朝他包裹而来,月光蒙蔽上了双眼,地上没有阴影,她翘起的嘴角就这样被一双见不得人的手给蒙住了。

第一章  不该降生
 
   荷花塘边一个简朴的小家,烟熏着洁白的空气袅袅升起,一只蜻蜓沿路飞过,探头探脑,不知为何这一家竟如此安静,没有锅碗瓢盆的碰撞,依没有孩子的哭闹声,不过它也没有细究,我们全当它是脑子一时发热,如果有天蜻蜓也可以关心人,那世界就充满爱与危机了,蜻蜓没飞多远,这事就了了无痕了。可是房子在聚拢着声音,等待这一刻爆发,惊天动地的“啊”出现了,接着锅碗瓢盆摔烂的声音也开始出现,一时间孩子哭闹,男人急喘,朝外奔喊,过一会一个破旧的驴车姗姗来迟,屋子的门口开始流出了血,一个妇女撑着破旧的门栏,两个大小不依的幼女正焦急的扶在妇女身后,望着满地的鲜血正怔怔落泪,模样恐惧。
  我们匆匆一瞥,发现家里很灰旧,有一股烟熏的味道,满屋顶都是灰暗色蜘蛛掉下的残破线。七八个男人过来了,他们仓促又细心的抱起了怀孕的女人,女人在轻声嗷叫,血不断在沿着他破旧宽大的亚麻裙子往外流,驴车上面早已被自家男人铺上了杂乱无章的枯草,女人睡在草上,男人拉着他的手,轻声安慰,在也没有了平时的沉默与暴躁,而是如同迎接圣母似的迎诚。
   车子迎着风,吹动车上干枯的麦草噗噗作响,沿路不断颠簸,鲜血从麦草中流出,洒出一路盛开的血梅花。路的四周清秀的幼麦大漠般铺开,如同大地铺上一层绿絮悠长的毛毯,绵绵柔柔,随风舞蹈。后方飞驰的汽车带起的尘土飞扬跋扈,漫敲的满路娇羞的杨柳都睁不开眼,只做双手捂耳装。前面疾驰而来的吉普车扑扇着喇叭,像个高傲的公主,带起散落的麦草插身而过。毛驴车上的一个草窝,被压的很深,满头乱发的女人像打了一层水霜,满身ti们一边交谈,一边看天,嘴里离不开的永远是女人与田地,或粗笑不止,或漫夸怒骂,大概这就是他们生之乐吧。两个孩子趴在母亲旁边,为这个细小的窝分担了些压力,他们轻抚着母亲湿漉的头发,像幼是母亲对他们般细心,女人呢一只手抚着肚子,一只手轻拉着他们,像是可以从他们身上索取能够坚持的力量。前面驴车上男人和一个老汉正驾着车,路面不平,车子颠簸行动,鞭子不时焦急的甩打着毛驴,驴身上鞭痕累累,没有抱怨,忍痛付诸行动。眼见离镇上还有很远,男人焦急的带着感恩和抱歉语调,让几位先前帮忙而今做车悠嗒准备去镇里的汉子下了车,汉子们也能够理解,相互拍了个屁,就各自散落在自家田间地头。
  “这里离县城还有四十华里,靠着小毛驴车这要到什么时间啊”,驾车的男人在车上敲着烟袋嘀咕,毛驴车继续向前小跑,当走到一个小买部门前时,父亲不自禁的看了一眼,当公用电话四个字闪进眼睛,他下意识的想起了开出租车的外侄子,他开始在鼓涨的口袋里进行翻找,非常不容易的拿出了一个皱巴黑乎油腻的布包,里面翻滚着一大把散碎的零钱,不时一沓崭新带着些许土屑的新钱会露出头捎,钱下面是一个黑色小本,翻开上面凌草的写着几个扭曲斗大的数字。他赶紧向铁皮屋里那个正坐着打毛线的胖女人说明来意,女人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他张红了脸,赶紧抖落下身上附着的草末,习惯的抚了下头,四周一阵灰气飘起下落。女人侧着眉角看了他一眼,却笑了起来,用肥胖的手指勾着毛线,指了下铁皮的角落里盖着红色布的盒子,男人咧着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堆起一脸的褶子,朝胖女人点了下头,便焦急的向盒子背后那未知声音奔去,揭起红布,他小心翼翼的好似放豆腐皮般把它放到扣着钕合金的玻璃上,焦急而颤抖的黑手拿起电话柄时,卸留下一圈半圈残损的指纹。电话号码一直按不快,欲是想快一点心里欲是承不住重压动作显得凌乱。终于拨通了,男人在长时间的嘟音折磨下长长嘘了口气,抚着的心口,粗气惶惶上涌,灼热的鼻孔四壁一阵发烫。那边一阵没声,烦躁开启,终于又经过一段悠长的《最炫民族风》洗礼后,电话那边才传来一声慵懒沙哑的声音,“喂,那位?”“啊,锅子吗?,我是你五叔啊,嗷,就是上次和你在一个工地干活的老牛,”"哦,是牛五叔啊,嘿嘿,咋的了,手头缺钱,还是心头肉痒痒了,”“没有,没,你五婶要生了,我们这离镇里你是知道的,我想让你接应下,你看成吗?”那边传来了好一阵沉默,老牛赶紧又补上一句,“钱不少,钱不少,”边说还边拍着腰里的黑口袋,好似如此轻松,那边的停顿终于落下帷幕传过来一股急促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牛叔,我刚才手机这边突然没声了,你在那?钱好说,好说,”“我在。。。。”哎!这人情真假难辨。
   正等的焦急无奈时,前方好一阵尘土飞扬,一辆绿色的出租车潇洒的玩了场小漂移开到了大榕树边驴车旁,车门打开,一个岑亮的光头升了出来,反光的惹人晃眼,接下来出场
的是一个圆滚的肚子,肥厚的肚皮鼓涨间送上了一股气撑开了绽放的脂肪脸,步步铿锵来到了老牛前。老牛赶紧哈起腰给点上了一支刚忍痛买来的好烟,好烟香气缭绕,盖不住老牛焦急的脸,他赶紧带着锅子往婆娘躺的地方跨去,锅子灼着一双虎眼,鲜血滴落的车底,没有能让他肺腑炸开焦急,他的虚伪在眼神中一闪而过。招呼的老者同老牛和孩子七脚八乱的抬起女人往车里送,车门小,几个慌乱忙乎的人在女人颠簸疼痛的呼叫下显得更加凌乱,几次不敢触碰的肚子始终用不上力,最后只得让痛的哀叫的女人下地抚门慢进,锅子早已嫌弃的拿起塑料袋垫在后坐上,又拍掉女人身上不合高贵的枯草,那力道也不知道合不合适拍打在女人身上,最后才“一家人”抛掉老汉和驴车绝尘而去。
   医院坐落在湖边,风抚着岸边的杨柳,柳枝浅没入湖面带起一丝绿苔随风吹起拉长,湖面全是一些医疗垃圾漂浮,绿毛疯长,一辆绿色轿车抖落掉的满身灰尘随风飘洒吹往湖面。
终于到了雨迹斑驳的医院,楼面上鲜红的十字架很是烫眼。车门张开,一个满脸胡须的魁梧汉子,眼睛闪着焦急的精光,抚着一个大肚子的女人,从车后座挪出,大睛四顾张盼,两孩子在前面倒走,两眼担忧关切注视。医院的人很多,锅子掉在后面,抽搭的香烟,熏得习惯了医药味的护士一阵不悦。   跌撞打问到妇产科,一个摸样养眼的女护士,正挂着一幅无片眼睛低头抄写,听到急忙的脚步冲撞耳膜,迅速职业的抬头,脸上一副程式化的微笑让人不寒而栗。“护士,快,我老婆要生了,“看见了,姓名?”“牛仁”。。。“押金”,牛仁歉意的望着锅子,甩掉烟头的锅子用脚碾了下,便急忙扶着女人朝旁边椅子靠去。掏出的黑布袋很利索,倒出的一堆松散钞票很破旧,扒开零钱的新钞带着土腥味被狠抽了几十张。拿了单子,送进产房,牛仁才才和锅子来到厕所吧嗒的抽上几口香烟,发黄的一泡尿顺着清凉的水冲走,牛仁舒服的吐着浊气,眯眼翘头自语道“也不知这婆娘这回生的是什么娃,再不来个带把的我想死的心都有了,”锅子又点上一支烟,同牛仁呆在洗脸池旁,“六叔,你放心吧,我看这会婶子肚子挺大,准能生个宝贝,”“呵呵,借你吉言,两女儿了啊,在不是,家里就断了香火,这年头计划生育查的忒严,娃都躲了几次大山,差点让给狼吃掉,村子和乡里的那些蛆虫把家里值钱的都给搬走了,”“你放心吧,叔,苦尽甘来”正说着,一声急急忙忙的声音,从产房方向传来,“家属、产妇家属、快。。。”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掏耳朵

相关文章: